歡迎來到廣東順德琥珀工業設計有限公司!

新聞分類

當前位置 :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行業新聞

關于工業設計的996話題

* 作者 : admin * 發表時間 : 2019-05-06 * 瀏覽 : 208

 當我們熱議的話題從2018年的“大裁員”變成2019年的“996”,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我們并沒有輸,只是贏得不夠漂亮。

要知道2018年末刮起的“裁員風暴”影響的幾乎只有求職者,體面的、不體面的,企業家都干過;

求職者能干嘛,除了抱團取暖、道德譴責,但似乎都沒什么效果。

但是自從有贊“強推”996遭到“集火”之后,風向似乎突然就變了。

從劉強東到ICU、從馬云到馮侖;有那么一瞬間,我們幾乎就相信了企業家才是“弱者”,996能使人快樂。

但真相是什么?

是個成年人他們都清楚,但就喜歡言不由衷:

有人說996是兄弟,也有人說996是福報。


是兄弟的話,誰會用兄弟的名義綁架你;


是福報的話,ICU的大門什么時候冷清過。

 

所以,我們不妨深入一點再深入一點,

像大裁員這種“棄卒保車”以及996這種“溫水煮青蛙”的“帽子戲法”

其核心到底是什么?

組織效率

一個職員“組織效率”高的話,只要能按時交付、超乎預期讓人挑不出毛病,朝九晚五也沒問題。

一家企業“組織效率”不高的話,投標屢屢不中、項目一而再再而三回爐返工,007都救不了你。

在這里我們不妨就用玩意東西工業設計成立將近800天來獲得的“血淚教訓”為例。

作為一家成立于2017年3月的工業設計公司,雖然我們操作過很多項目、也接觸過很多客戶,拿出過不少客戶滿意的作品;

但我們依舊避無可避的遇到了某些讓人“頭疼”的項目:一而再的回爐返工、從零開始還算是好的,就這樣不了了之的也不是沒有。

當然,不是說這樣的項目不好,只能說雙方的“溝通效率”太低、我們的“組織效率”不夠,才會讓自己疲于奔命的同時,客戶也心力憔悴。

如果真有能夠“一錘定音”的選擇,誰還會“反復無常”呢?

對于設計公司來說,我們之所以加班,很多時候是因為手頭的工作尚未完成,是因為工作量太大嗎?

未必,或許只是因為自己的上一份提案剛剛被否決了,為了趕時間進度。

加班,是給客戶的態度,也是給自己的交代。

但是加班卻不一定能夠產出質量。

而且,加班太多,我們就沒時間學習,沒時間開闊視野找出新的解決方案,這樣就會被困在一個不那么正確的思維陷阱里。

質量不行再被打回來的話,就陷入了一個死循環。

這不僅僅只是拖累項目進展,還會打擊自信,讓客戶失去耐心。

當然,在設計公司我們往往不會一個人“孤軍奮戰”,

但一個磨合得沒那么好的團隊雖然被“擰”在了一起卻還是在“各自為戰”。

另外,作為一個有戰斗力的組織,也是有必要重新認識自己和客戶的“溝通流程”:

正因為雙方的時間都有限、每一次溝通都應該確保是一次有效的協作,能夠推動項目進展。

在此,每一個項目都應該有三次比較正式的“溝通協作”。

 

創意—引人入勝

         

作為雙方第一次的合作,無論是出于什么原因,這都應該是一次“勢均力敵”的戰略同盟。

企業一方固然會有更大的選擇余地,也因此我們設計公司就有必要拿出讓他們“心悅誠服”的實力和高度。

客戶需要的不僅僅只是我們的戰斗力,能征善戰的“戰士”固然好,

但客戶對善于謀略、素有遠見,能把握市場和趨勢的“將軍”的要求一直都不低。

客戶的需求往往比較籠統,沒那么清晰;這就需要我們站在一定的高度抽絲剝繭從客戶的只言片語中探尋背后的真實。

聆聽之后,我們需要消化;消化之后,我們還需要反饋。

客戶說的不一定是全部,也因此我們的理解就會比較片面;

直接問客戶到底想要什么固然是一種比較
“高效”的做法,但是客戶此刻想要的卻未必就是答案。

這就需要我們提出一些想法和創意去碰撞出火花,然后從客戶的反饋中捕捉并且完善更多的細節。

這個時候就應該言之有物,而不只是夸夸其談。

創意,應該像是機關槍,它的命中率雖然不高,但是它的殺傷力在有的放矢的情況下卻是最高效的。

 

草圖—漸入佳境

         

有了第一次正式的溝通,我們就可以進入下一個流程。

創意,是一種虛無縹緲的想法,就算有實物參考也不一定適合所有的項目;

這個就需要設計師進一步驗證,從造型到結構,這是一次創意的自查,也有可能在設計中刺激出全新的構架。

設計師可以在創意的基礎上延展出不同的分支,創意的整體框架依舊,但細節可以因時制宜。

第二次與客戶溝通的時候,這又是一次創意的自查,哪些方案行之有效、哪些方案差強人意,就已經比較明晰。

如果創意的大方向沒有問題的話,我們就可以開始“摳”草圖的結構和細節,乃至于材料和效果。

如果創意有偏差的話,是雙方的溝通不對稱,在草圖的細節上就能及時進行修改。

當然,這種情況比較少,第一次被確定的創意第二次被完全否決;回爐重做,設計師也是輕車就熟也不會浪費太多時間。

在草圖階段的溝通其實就是一次“準提案”,順利的話直接進入下一步,不太順利也可以及時調頭改變方向。

也因此草圖的意義不只是設計師及時糾錯,它還在某種程度上促進了項目的“正常發育”。

草圖,應該像是霰彈槍,它不致命,但它的火力猛殺傷面積巨大。

 

提案—一錘定音

 

項目進展到這一步,接下來我們需要的自然就是提案的一錘定音。

這個階段需要我們完成建模和渲染,工作量是最繁雜也是最重的;

但是在創意和草圖兩層篩選之后,雙方認可的創意變得越來越清晰,需要我們做的無效功不會太多。


我們要做的不是
“大海撈針”漫無目的的從競標方案中海選“幸運兒”,

我們要做的是在有限的草圖基礎上超乎預期決勝出“冠軍”。

當然,提案的時候,不應該僅僅只是草圖建模之后“秀肌肉”,

有需要的話我們需要站在市場和營銷的角度再一次思考“效果圖”的優勢和劣勢。

畢竟,客戶對于一個完整的產品要求只是基礎,它有沒有可能在提案階段就已經考慮過產品的市場投放;

這是給你客戶的驚喜,也是工業設計公司必備的素質。

提案,應該像是狙擊槍,它要有一擊致命的底氣。

 這樣一套流程下來,設計公司花費的精力看上去更多了,而且在草圖階段需要投入更多的人力和物力;

但其實在有效的溝通背景下,設計師自己得到鍛煉的同時,這樣一步步的篩選有助于提高項目中標率,也有助于項目的健康發育。

                                                                             
(文章首發于公眾號:玩意東西。)      
 
     

在线脚交足免费播放_日本三级黄一片2020免费在线_欧洲性开放老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