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廣東順德琥珀工業設計有限公司!

新聞分類

當前位置 :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行業新聞

朱燾:改革開放中的中國設計

* 作者 : admin * 發表時間 : 2019-01-15 * 瀏覽 : 317
 

朱燾:改革開放中的中國設計

改革開放中的中國設計

——在中國智造(深圳)·設計創新商年展上講座實錄(摘)

中國工業設計協會原會長、

中國工業設計協會戰略咨詢委員會主任 朱燾

(2018年12月27日下午)

各位領導、各位新老朋友:

我今天很榮幸在這里坐下講,組織者很周到,看我歲數大。剛才主持人說我是中國改革開放的見證者,也是中國工業設計發展的見證人,還算比較準確。我待過的部門多:待過一個企業11年;三個專業部,航空、機械、輕工;在五個委工作過,國家計委、經委、經貿委、國資委、企業工委。工業設計是我在輕工工作的時候兼任的會長,干了16年。

今天我講的題目很大,改革開放中的中國設計。但大題小做。我想了很長時間一些所謂戰略問題的話,在中國第一個“設計之都”深圳第一次講感覺比較合適。有一個重要的比照,大家可能都記得,我十幾年前給溫家寶總理寫過一份報告,接著根據報告批示國務院11個部門落實制定政策。當時我最后一個調研的地方就是深圳,從深圳回北京,比較激動,一個禮拜把報告寫出來。跟這個相比較,今天的講話當然要弱得多。但是從我感覺來說,是出于對深圳設計抱著深厚的感情。

我們都知道,改革開放40周年了,40年取得的成績、經驗、教訓,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大會上講得很多很好,確實是一場偉大的革命。這場偉大的“革命”,不但深刻改變了中國,而且深刻的改變了世界。工業設計就是在這40年改革開放的大背景下大潮流中引進到中國來的,所以工業設計在中國也是40年。中國工業設計協會成立39年了,明年是40年,所以明年大概要搞一個比較大的活動來慶祝一下。這兩個為什么并列的講呢?就是工業設計的引進發展在中國,是在中國改革開放這個大背景下誕生的。

作為當過16年會長的老兵,又當了3年的戰略咨詢委員會主任,想了一些事,今天給大家講一講。大家可能會問,我的題目為什么不是中國工業設計,而是中國設計?我后面會講到。中國工業設計的誕生當然比中國設計要晚得多,在農耕時代,中國早有設計,早有制造,世界領先,經濟總量都是世界第一,我們的故宮、絲綢、陶瓷多漂亮,都是有設計。但是在進入工業化時代,也就是從英國開始的第一次工業革命,他們把工業設計理念建立起來了。我們比較系統地引進這個概念,是從1978年,到現在已經40年了。

如果有人問我,回顧改革開放40年,感受最深的是什么?對40年中國工業設計有什么體會?我覺得兩個方面都是八個字: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大家回顧中國改革開放40年,偉大的開篇就是鄧小平的重要講話,叫“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團結一致向前看”。這一篇文章當時如春雷一般,驅散了陰霾,迎來了春風和百花盛開。我當年聽到這些屬于很激動的人,后來就到國家機械委,再后來到經委工作。當時我正是青春壯年,跟國家的改革開放正好重疊,非常興奮。內心也有忐忑不安,但躍躍欲試是主要的。

我覺得這八個字再過一百年也不過期,因為思想解放沒有止境,這樣才有改革,有創新,實事求是永遠要做下去。不驕不躁,從實際出發,才能持久。我希望今天的講話,大家就記住這八個字就管用了。話說回來,工業設計40年取得的成績確實很大,我覺得有三大變化:

第一,從政府到企業,全社會對工業設計的認知度大大提高,設計創新的自覺性大大加強。

第二,從工業產品到各類服務,工業設計的推廣應用有了空前的效果。我們從新產品進入市場的占有來看,從產品在國內外獲得的獎項來看,從各類設計活動生動活潑來看,都有充分的體現。設計質量和信譽也在提高。

第三,工業設計的隊伍壯大前所未有。如今,工業設計類的在校學生全世界第一,從業人員全世界第一,多了不起的變化。我剛當會長的時候,也就是20年前,聽介紹說韓國每年有3萬個畢業生,羨慕得不得了,但現在我們的數量超過他們十多倍了。在座的可能都是在這40年中畢業的,所以這個變化真大,例子很多,數據驚人。

這里我講兩個小例子。第一個是隨我參加這次活動的兩位女士,她們都是學工業設計的,一個在國內,一個在美國,據說是美國工業設計學校最好的,但是他們在畢業以后,搞了一陣子不搞了,可能氣候不太靈,云彩不下雨,所以他們就干別的去了。這次為什么跟我來呢?是受全國工業設計形勢的感染,知道深圳活動在全國有名,所以要來看一看。我覺得她們可能以后還會跟工業設計沾邊。再一個小例子就是今天上午得獎的上善公司,前天我為什么去看?我在輕工工作的時候,公司頭頭是翻譯,當然是公務員,前兩年決心下海做了工業設計。前天給我介紹,說就是看了我那本《設計創造美好生活》下決心的,這兩年的成果不小。她的公司叫開物成務,開物,成務,這兩個詞據說是《易經》里面的,開物就是解析結構,成務就是再創造,把手工的刺繡、雕漆等傳統工藝和現代的消費品需求結合起來,使傳統工藝煥發了活力,還體現了設計扶貧。山區里的很多刺繡賣不出來,生活困難,他們把新的辦法加進去,把圖案推廣開,原來一天做一份,現在做三四份,收入增長。產品做得很漂亮,有一個筆記本,上面有一朵傳統工藝的鳥頭畫,送給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總干事,他來參加世界工業設計大會的時候,他收到以后非常高興。

這兩個例子很小,但是它說明了工業設計有魅力,有吸引人的地方,說明現在中國工業設計發展的形勢有吸引力。從全國來說,從海爾到華為,從針頭線腦到大型客機,工業設計滲透到生活、生產中的方方面面,說明40年來工業設計的成績和國民經濟社會發展一樣,成果是輝煌的,是振奮人心的。所以,我們要好好的總結一下,以利于中國工業設計今后10年、40年的發展。

這是我對前40年中國工業設計的簡單回顧,下面我主要從戰略的角度簡單講一些問題,順便講一些想法。因為沒有怎么梳理,希望給大家議論時有一些啟發作用,是真正意義上的拋磚引玉。一共八個問題。

第一,工業設計的定義問題。你從哪里來,要到哪里去,你是誰,現在干什么,這是很多事情的基本問題,工業設計也一樣在不斷演變。我們40年,人家一百多年了,工業設計的定義不斷與時俱進,國際定義都進行了四五次修改,最新一次是2015年,我們對這個認識也在研究。不研究不行,你不研究對你有很大影響。到底什么叫工業設計?老師教課教出來對工業設計的理念認識都不完全一致。討論11個部門對工業設計指導意見的時候,爭論最長的是定義問題,就這樣,到了工信部部長手里,他認為不大明白。爭論很長時間怎么辦?上午講話的朱宏任當時就是管這個。我說不要再爭論了,盡快把文件發下去,有爭論以后再爭,現在求同存異,關鍵是盡快把文件發下去。你知道我的心思是什么?有了總理批示“要高度重視工業設計”,有這11個部門發出的文件,有3個五年規劃寫上的工業設計,有兩次政府工作報告把工業設計寫上去,有這么幾樣東西,工業設計就提高到國家戰略的高度。我們的工業設計就有地位了,有了地位,想干的事情就容易了,就可能從卡拉OK廳去人民大會堂演出了。所以很快在全國產生了很大的推動作用。

時至今日,我們對工業設計的理解還是要進一步研究。我覺得突出問題,是工業設計與技術設計、工程設計、傳統工藝設計的關系。我看一點都不矛盾,只有差異,沒有矛盾。我們不要把什么都看成矛盾,矛盾是對立的,差異可以是平行的。我們工業設計和這些設計有差異,但不是有矛盾的,是可以融合發展的,可以互通的。我在上海商飛講了以后,現在開始起步,工業設計所和大飛機的設計院融合發展的問題,已經小有進展,董事長特別重視這件事。我在很早以前也跟路甬祥副委員長有過對話,他曾是中國科學院院長,非常重視工業設計。我們對話中講到兩個要融合發展,但是如何融合發展是個重要問題,我們要進一步的研究。我總的感覺是,我們的大旗子就是中國設計,我們要舉這個大旗,大旗下面可以有小旗子,小旗子上面寫什么設計都行,寫什么兵團都行,大旗子就是中國設計。這個可不可以呢?我覺得會有共識,特別是會有共同的價值觀。在這個前提下,各有特色,融合發展,共同彌補中國設計的短板,共同為中國經濟高質量的可持續發展做貢獻。

第二,以人為本問題。搞設計也經常講以人為本,當然是對的,但是什么叫以人為本?胡錦濤總書記當年也講以人為本。我們講以人為本是什么意思?我覺得講人,作為搞工業設計的來說,不要忘了你的家,小家是中國,大家是地球,我們就在這個屋里頭生活、生產、娛樂,它提供給我們資源,保護我們不受外界侵犯。如果有人侵犯了,地球滅亡了,我們去別的星球生活,談何容易?!所以我們要提倡綠色設計,低碳設計。本月初在廣州的從化召開了世界生態設計大會,就是這個意思,聯合國也很重視,他們派來了代表,三十多個國家來了代表。這個方向是對的,但是干起來可不容易。再往深里想一想,人的構成是不一樣的,除了男人女人的構成以外,形形色色,需求不同,欲望不同,善惡比例也不同。人都有善惡的兩面,怎樣揚善抑惡?工業設計給什么人服務?怎樣服務?工業設計不能搞侵害別人的事、搞危害地球、與可持續發展相悖的東西。

第三,真善美問題。真善美我說過,好多人都說過,我認為真善美是工業設計的最高境界。但是在設計行業來說,比別的行業更顯得突出。什么是真善美?真是美,善也是美。如果說真里面包括科學技術的話,我覺得科學技術對我們非常重要,如果說科學技術和工業設計是一對兄弟的話,那它一定是哥哥,全人類特別現在都要有科學精神,很多事情就是缺少科學精神??茖W技術如果跟設計配合起來,那絕對是文武雙全。美是什么?我認為世界有五種美,第一是自然美,第二是人性人體美,第三是藝術美,第四是科技美,第五是設計美,這里面的五種美最有爭論的是科技美,科技是美嗎?那是不能只從眼睛體現的美,我想最不受爭論的就是設計美,要以設計美綜合、提升其他美。我們還要對設計美進行研究。設計美很豐富,不簡單,光外形美不行,光東施效顰也不行。人類學家費孝通把“美”的問題與“天下大同”聯系起來,是更深的探討。

第四,中國優勢問題。發展中國工業設計的第一個優勢,我們實行的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市場要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的作用,同時要更好發揮政府的作用。這就是我們重要的為世界關注的兩句話,搞工業設計當然是講市場,但是政府一定要發揮作用。習近平總書記當總書記之后,第一個看的企業是順德廣東工業設計城,說明習總書記多重視工業設計。汪洋同志當時是政治局委員,陪他去的。馬凱副總理在參加第一屆世界工業設計大會的時候講了兩句話,講得比我生動,“產業因工業設計而充滿活力,生活因工業設計而更加美好”,你們要記住。我們不記住誰記???

第二個優勢,我們有連綿不斷的五千年文化底蘊。但時間越長的東西,不是寶貝便是包袱。財富中間有可能有包袱,包括五千年文化,老說傳統文化要繼承發揚,不對,糟粕部分要剔除,優秀的才要傳承,但是什么是糟粕?沒有人去搞清楚。中國有一些糟粕文化是保守的,是消極的,甚至是有??茖W的,那樣的東西就不要繼承發揚,所以書里講文化,生活里有文化,要對文化有個概念,也要分析。十幾年前,中央電視臺有個記者拿話筒對著我,請我講一講工業設計的中國元素怎么在產品中體現。那時候許多人說要做中國特色的工業設計、中國特色的工業產品。我對此說法不能說不以為然,是不知所以。我是怎么回答記者的?我說,中國人設計的產品就有中國元素。魯迅說過,文化是骨髓里面的東西。是不是像DNA一樣的東西?所以中國文化的優勢怎么發揮是個問題。我覺得你把黨中央倡導的24個字社會主義價值觀體現一二,那就本事大了。我們講創新,講整體,一定要有科學的態度,科學態度一定要針對中國的老先生叫差不多先生,差不多先生滲透到各個方面,中國到處都是,所以中央提的匠心精神非常重要。日本松下給我的印象很深,他讓我們看印刷機總裝,我問怎么能夠保持軸心一條線?松下副廠長說這時候已經無法校正是否在一條線了,在前面就要絕對保證裝配的時候在一條線上。飛亞達黃勇峰昨天講,為什么瑞士手表好,他們精密到看不見的零件都有號碼,裝配的時候非常緊密,我們現在就做不到,所以我們的表便宜。不過得了IF紅點獎的表就賣得貴一點,所以技術不行設計補。

第三個優勢,我們有較強的物質技術基礎和最大的市場。我們的人口最多,你的產品賣出上千件就能夠本,外國人說這10億人口,我到中國來,糊弄一千萬人還不容易?我聽過這樣開玩笑的話,就是中國市場大,你能抓住一部分用戶,你就賺了。

我們不懂,但是要知道。我過去講過一個產品要想得美、造得好、賣得出、能回收,當時是為了通俗宣傳什么是工業設計。為什么加上能回收呢?因為大量產品不能回收,現在垃圾分類都做不到。但是最新消息,蘋果開始研究蘋果手機怎么樣分解,把里面的東西回收,不但是解決污染問題,還增長價值。所以我們搞設計要考慮的問題,真是太多了,當然實際操作起來沒那么復雜。

第四個優勢,就是我們有一支龐大的設計隊伍,特別是80后、90后青年人的加入,增加了新的活力。這次朱宏任說來深圳看展覽,一年比一年新鮮。參觀展覽看得獎產品,真是讓人高興和充滿期待,我希望這些產品盡快的盡多的走向市場。

第五個問題,設計教育問題。我們都是教育出來的,設計教育是設計創新之本。設計教育40年成果很大,數量發展驚人,十幾倍的增長。但是我總覺得設計教育要進一步改革,怎么改革我不知道,我當一個小學生的爺爺,我也覺得小學的教育要改革,但是沒用。我認為院校還是可以自主搞點動作的,不一定什么都等教育部批準,尤其是深圳,我們辦了設計商學院,這也是創新。我到了設計商學院,見了幾十個同學,講了十分鐘,鼓掌鼓了半分鐘。我們都要創新,我認為深圳設計商學院辦得好,現在都提倡設計、商業、科技結合,好多人過去不同意,現在同意的人占多,不商業化干什么?工業設計現在有了戰略地位了,國家已經給我們開辟了從卡拉OK廳到人民大會堂之路。過去商業的路是比較低的,看不起生意人,重生產輕流通。其實流通非常重要,商業非常重要。商學院、開放大學很多新形式,都是有益的探索,改革就要有這種精神。當年我參與企業改革,極力鼓吹地方自己先搞,大氣候要適應,小氣候可以去創造,小氣候創造好了,大氣候就會改變,我們就會到這里來取經,開現場會,發文件,在全國推廣,這就是改革的貢獻,人民群眾的貢獻。設計教育改革不可以這樣做嗎?我希望深圳在這些問題的改革上也要走在前面。

第六個問題,“政產學研商金”合力的問題。當年有些人不理解最后兩個字,政當然理解,后面的一個商和金不理解,現在商理解了,金融的作用還不夠。據說現在社會資本不少,范冰冰被罰8個億不少,一下子就拿出來了,投在工業設計多好。所以不要怕風險,不要怕沒有回報。

第七個問題,設計發展的布局問題。任克雷在華僑城工作有發展布局的眼光。搞設計工作不是搞計劃經濟,也不是搞一個企業,講什么布局呢?我覺得我們搞協會工作的人,也要學習了解這個眼光。中國很大,世界更大,中國有東部和西部的差別,有城市和鄉村的差別,在全球來說有中國和外國的差別,現在立足中國,眼看全球化,我們要考慮這個差別問題。有差別就存在發展的空間。怎么樣讓好的東西往適當的地方流,把別人的優勢怎么樣引進來,把自己的優勢發對地方,到弱勢的地方去。一帶一路不是這樣嗎?城鄉差別是我最關注的問題,搞設計下鄉,搞設計扶貧,我非常贊成。農民工對我們的貢獻之大眾所周知,回顧40年改革開放的時候,鳳陽縣那十幾人的手印想起來都可憐,為了種莊稼給自己吃,還交給國家,還背著干,還跟犯罪似的。所以城鄉差別要減小,設計如果在其中貢獻一份力量的話,會永垂設計史,永垂中華發展史。這是中國最大的差別,幾千年的差別,因為我是農村出來的,這方面想的多,這不是設計師一幫人的力量能解決的,但是我們弘揚真善美,這起碼算是一個慈善事情,又跟設計美結合起來,多好。

第八個問題,協會第三只手的問題。政府是有形的手,市場是什么?是無形的手。一個是有形的手,一個是無形的手。我認為協會中介組織是第三只手,有形中見無形,無形中見有形。這第三只手絕不是可有可無的,絕不是沒有作為的,我參加過企業改革,企業改革就要研究政府和企業的關系,很多職能要轉給第三只手,但是很多不轉,最后消亡了,消亡就帶來很多問題。我在輕工綜合管過56個協會學會,我到日本就此考察了將近一個月,了解一些情況。

就講這八個問題,所謂的戰略問題,實際上不止這些。下面講四個問題,這四個問題主要是針對設計師和設計公司的。當然八個問題與四個問題有關系。我這里講的是從我個人的角度給設計師和設計公司提醒的四個問題。

第一,問題和需求的導向要和大小目標的實現結合。設計講問題導向,需求導向,但是不要忘了大目標,大目標是什么?美好生活,提高人們生活品質,健康生活。這是一個相對的、動態的目標。所以在歷史性的進程當中,會有很多困難,有很多問題,我們要敢于迎接挑戰,要提出解決方案,甚至可以去創新需求,把潛在需求變成市場。一個公司有目標,一個設計師也會有目標,既要仰望星空,又要腳踏實地。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不能沒有仰望星空的人,但更不能沒有腳踏實地的人,最好這兩個人是一個人或者一半一半,我們作為設計師,眼光要大一點,但是要腳踏實地來解決問題。

第二,綜合素質與T型人才的問題。我們都講要提高綜合素質,需要復合型人才。我想到T型人才,這一橫就是知識廣博,豎代表有深度,而豎有多長、橫有多長是你個人的問題,但是要有一個T型比較好。走向市場問題,一定要下點工夫。下點什么工夫?我不知道今天得獎的產品是否上市,如果每次展覽以后,一年之內,有10%~30%走向市場變成商品,我覺得就是好樣的。我希望劉振搞指數統計分析時也有轉化率這樣的統計。

第三,要把獨立思考和協同創新結合。一個設計師不可能完成很多任務,但是每個設計師必須有自己的獨立思考,不然團隊搞頭腦風暴都搞不起來,你頭腦也不想,其他人也不想,就等著開會互相刺激,那不行。我們缺乏獨立思考精神這是由來已久的,我希望我們在工業設計這一塊成長一大批敢于、善于獨立思考的人。還希望針對設計公司小弱散,通過某種模式搞協同創新,解決大一點問題。

第四,讀書學習與綜合集成。設計創新重要方法是綜合、集成、融合、系統,這就要求我們多讀一些書,并且終身學習。要發揮網絡作用,但應避免知識碎片化。不斷學習才能與時俱進,增強想象力,保持好奇心,迸發新靈感。要注意學習成功案例的過程,別看人家的公司現在創造得那么好,直接學現在肯定不夠,還必須了解是怎么到現在這個過程。錢學森是我崇拜的偉大的科學家,他晚年研究系統科學,我極為贊賞,也認真學習,可惜未學完。但是我希望大家要學習系統科學等哲學思想,要有系統的思想來搞工業設計。中國系統科學協會的年會把我叫去旁聽,旁聽兩次,第三次讓我發言,我講了“系統哲學和工業設計”,贏得的掌聲比他們的專家都多,因為我講的都是工業設計的例子,他們聽了覺得用處實在。

以上我講了大小12個問題,這次只是點點題目,拋磚引玉。希望大家在工作中能夠在完成一次任務、一個產品的時候能夠小結一次,一年小結一次,不斷提高自己團隊和本人的設計創新能力?,F在全國乃至全世界都在發展中遇到了一些新的甚至是比較大的挑戰,存在眾多的不確定性因素。但是正是在這個時機中,經濟發展的轉型之際,越是這個時候,越需要設計創新。我們要珍惜這個時機,把握這個發展設計創新的前所未有的大好時機,抖擻精神,有所作為,不負眾望,把中國設計的水平再上一層樓,盡快由大變強。

最后講一個具體的希望:中國第一個設計之都的深圳市,能夠在新的全國全面深化改革開放的大潮中,盡快率先在全國把第一個設計大市建成中國第一個設計強市。

謝謝大家!

在线脚交足免费播放_日本三级黄一片2020免费在线_欧洲性开放老妇人